爱玉珠宝黄金网-> 翡翠-> 翡翠赌石-> 阅读 | 一个玩家的翡翠赌石之旅——IT大叔跨界赌石心路历程(长文一)

阅读 | 一个玩家的翡翠赌石之旅——IT大叔跨界赌石心路历程(长文一)

爱玉论坛  发表于  2017年09月06日 15:45

引言 盛世赏玉,近些年翡翠爱好者数量大幅增加,更有玩家已经不满足于成品的鉴赏,开始钻研翡翠原石,然而国内关于翡翠原石的技术文章众多,却鲜有从游记、故事、心路历程的角度讲述如何玩味赌石。 本文从一个赌石...

引言

盛世赏玉,近些年翡翠爱好者数量大幅增加,更有玩家已经不满足于成品的鉴赏,开始钻研翡翠原石,然而国内关于翡翠原石的技术文章众多,却鲜有从游记、故事、心路历程的角度讲述如何玩味赌石。

本文从一个赌石玩家的角度,纪实的手法记录了一个IT企业高管到赌石玩家的心路历程,所有故事均为真人真事,没有任何编造杜撰,真实再现了作者从一个完全不懂的小白走进赌石世界的旅程,全文展示给同样在路上的赌石玩家,希望能给大家一点共鸣、借鉴,共同学习、提高。

爱玉网论坛作者:古道西风胖

作者简介:

古道西风,工学硕士,15年市场销售经验,8年IT公司高管背景,2010年经好友引荐进入赌石行业,放弃工作十年的公司高管职位,与朋友一同创办翡翠品牌。

正文:

本人70后大叔,四年大学读的电器自动化,两年半研究生读的软件工程,从事十五年软件销售与项目管理,接触的全是项目投标、合同谈判、需求调研、过程管理,人生轨迹与赌石没有半毛钱关系,曾几何时,脑海里萦绕的都是某著名IT公司乃至上市公司的创始人、元老、股东,直到功成名就,解甲归田,指点江山,拍着身边后辈的肩膀眯起眼睛,淡定的教诲:“小鬼,这个月的保护费交一下吧”。

造物弄人,就在哥即将触及梦想的前夜,咽下人生最大一坨药,毅然绝然的裸辞,蹲在一个二十几平的黑屋里,轮起手电,痴迷的看起了石头。。。。。。彼时我已经在这家软件公司整整奋斗了十年,从一个电话销售做到高管、股东,经历了公司从不到20人发展到300多弟兄,即将在新三板上市的前夜。

疯了吧。。。别总说切了一个公斤料就是吃药,别说垮了一块石头就剁手,对于大多义无反顾投身赌石的商家,吃药就是吃饭,赌进去的也许是一生的追求,垮掉的也许是几个家庭的梦想,所以如果你确定买石头的店家不是奸商,那么,请稍微尊重一下他的梦想。

2002年4月,我辞掉之前抬头望天低头吃饭的工作,踌躇满志的到北京发展。

两周网吧里狂投简历,终于听到HR妹纸天使般的召唤:先生您好,很高兴通知您。。。吧啦吧啦。。。上网一搜这家公司的网站,当时也是醉了。。。这是一家外资软件公司,香港创业板上市,开始拓展大陆地区业务,总部在中关村地标写字楼。

迈进公司的一瞬,肃然起敬,上海滩熟悉的背景音乐映衬下,赌神发哥登场的感觉油然而生,哥也是来过这种地方的人了。。。

经过一周的三轮面试、测评,最终的会议室里,除了公司三名高管,还有另外10个兄弟。HRD面带慈祥,和蔼的看着大家宣布:恭喜大家,经过层层筛选,各位从54名面试者里胜出,成为我们家庭一员,我们提供的待遇是月薪2800+提成+餐补+交通补+通讯补+。。。尼玛,这么优厚的待遇!当我还努力压抑兴奋,低头擦掉口水的时候,突然旁边两个哥们站起喊了一嗓子:卧槽,这么低的待遇让哥面子往哪儿搁,老子不同意!

人生何处不药。就这样,剩下8个兄弟,被分配在三个销售部,这其中就有星爷,我在一部,他在二部。

平心而论,公司老板和管理团队非常职业、敬业,我们销售团队业绩也可圈可点,无奈公司被另外的大股东看中,香港主板借壳上市,2004年秋,随着公司被收购,主业转型,团队分崩离析,跟星爷的基情无法继续燃烧,他去做杀毒软件,我到了后来一干就是十年的软件公司。

跟星爷最初共事的几年里,还没听他太多提过赌石,只是依稀记得有次跟朋友打牌,他把一个袋子放在麻将桌上,巨沉,哥们一句:你丫不会把家里的金银细软带上要豪赌了吧,星爷回了一句:这是翡翠原石,比黄金值钱多了。至于是什么成色的石头,打牌的输赢,完全记不得了,那应该是2004年夏天的事了。

初识赌石

跟星爷不在一个公司,各自为了业绩疲于奔命,见面机会少了很多,期间星爷偶尔会跟我提起赌石的事情,给我讲了不少他在书上看到的故事(现在知道那些故事的作者就是 江镇成、徐军、张竹邦。。。)。

我总感觉完全不靠谱,甚至怀疑他因为业绩压力太大,鬼迷心窍,担心他误入歧途,还劝过几次。

2006年春天一天,星爷背着一个破旧的大包来找我,说临时要出差,让我帮他看好这一包石头。

特意叮嘱其中有个片状白皮的料子,像个大点的鞋底(现在知道那是个木那飘绿的料子,皮比较薄,糯化种水,2公斤多吧)一定小心别有磕碰,他要做镯子的,能出两个就分我一个(当年的星爷也是很傻很天真吧,哈哈)。

印象里当时他都在北京各个赌石店晃荡,隔三差五的送我一些小挂件、把件之类,种水都非常一般,现在也都留着,由我老婆保管,记得有个油青的大竹节她比较喜欢,经常戴一戴,当然,是在星爷送我那个满色的竹节之前。

打开打包一看,一堆塑料袋、报纸包裹着大大小小一堆石头,有的已经切开,大部分都是黑色的石头。

星爷如数家珍的给我讲每个石头的来历,听的最多的就是黑乌纱、老帕敢、阳绿、玻璃种、暴涨。。。听听这些关键词,当时这些石头的品质就可想而知了。

哥完全不为所动,只尽了保管的义务——工位的下面一堆了事,到星爷几天后回来取石头,袋子从来都没动过一下,现在不晓得保洁阿姨有没有过当垃圾扔掉的冲动。

至于那些石头的结局,那些“黑乌纱”姑且不论,那个木那的石头,根本没切,据说在切石头的地方,老板相中了,转卖给另外一个客户,大约是卖了4000多刚好一个月工资,一笔巨款呀。

PS:这里必须插一句了,星爷前几天从瑞丽回京,同航班遇见同行朋友,一聊才知道,她居然是当年星爷长期光顾的这个店老板的千金,星爷早先很多石头,都在她家变现滴,也从她父亲这里学习到很多入门知识。缘分就是这么奇妙。。。

那阵子常听星爷反复感叹:人穷志短,两条冰飘绿的镯子没了。。。。。。

上点图,这是好久之前拍的了

第一次对赌石的感觉

2008年的夏天,某天中午,四通桥数码大厦对面的2.2餐厅(时间地点记的清楚,因为那个时候公司就在那里),星爷找我吃饭,酒过三巡,星爷从兜里掏出一个姜黄色石头。

小料子颜色、外形跟菜市场的鲜姜几乎一模一样,大小也相仿,大约2、300克的样子,细细的沙皮已经被把玩的有些光滑,侧面一个凸出的部位顶部切开一个指甲盖大小的擦窗,乌黑发亮。

星爷面露得意之色,悠悠的说,这是我刚从云南淘的墨翠,莫西沙黄沙皮,送你吧,能磨一堆戒面,品质非常拉哄呦。

他之前也隔三差五的给我送些小东西,开始是成品,小挂件居多,后来就过度到原石,尽管当时完全不懂,也还是能感觉到品质越来越好,档次越来越高。

我能体会他送我这些的原因。随着星爷玩儿石头日渐痴迷,投入越来越大,经常入不敷出,也开始跟我借钱,从三千、五千到一万、两万都有。

我很清楚他要钱的用途,只要手头方便,就打给他。星爷信誉非常好(这是后来我决定投入下半生跟他豪赌一把非常非常非常关键的因素),少则一周,最多一个月,必定还钱,从不用我督促,有时候是一把现金,有时候转账。

自从他开始玩儿石头,一直都缺钱,有的时候甚至是非常的缺。但是他从来不把钱看的很重,算的很细,钱对他来说,只是能更加接近石头的渠道和工具,他见到石头两眼放光,谈到钱反倒大大咧咧,基本都是便宜你站,吃亏我来节奏。

这是与生俱来的个性,也是一种豁达的格局。他隔三差五的要送我这些,一来聊表谢意,二来暗示资金用途阳光环保。对于成品,我大都笑纳,石头一直不留,除了觉得沉甸甸的没啥用场,内心对赌石里面的赌字,还是稍有忌讳。

话说这个黄沙皮的小石头,我依旧没有任何兴趣,拿起来瞅了一眼就放在桌子上了,甚至都没有接他递过来的手电。

星爷不甘心,抄起手电就给我讲解:这可是正场莫西沙的黄沙皮,我只在书上看到过,还没见过实物。

这个料子我仔细研究过,皮壳比较薄,变种不大,擦口的地方肉质非常干净,说明没有绵,种也到冰了。外形虽然不太规整,是出戒面绝佳的料子,我1500从云南淘的,你拿去做几个戒指,绝对NB呀。

即便现在,我对任何戒指也没有丝毫兴趣,想想这个石头还得自己去加工,还得掏镶嵌的费用,做个不喜欢的东西,还不够累的。

哼哈的听他推介完毕,说了一句,你先拿去卖钱,卖不动就去做戒面,到时候送我几个就行。

星爷也没坚持,七七八八的讲了一通他去云南淘石头的经历,印象里那应该是他第一次去云南淘宝,讲的眉飞色舞,不亦乐乎,细节完全不记得,只是嗅到故事背后一丝令我担忧的事情,那就是他的工作,已经名存实亡,时日不多了。

那次见面不久,突然接到星爷一个电话,说起那个黄沙皮的墨翠,送你不要,4000卖给大钟寺的赌石店老板了,你就后悔吧。我对这些依然没有概念,只是感觉他能小赚一笔,好歹也补些亏空吧。

那个料子,其实在赌石店也没放多久,小两万的价格转手卖了,让星爷着实的沮丧了一阵,一来感觉肥水流进他人田,二是为什么好东西都到别人手里,自己切到的总是悲伤。

现在想起来,那个时候的星爷,才真正算对赌石场口、皮壳表现有了一些深入、专业的认识,收石头的数量大幅缩减,北京的赌石市场基本不去了。

去云南淘货,应该是他玩儿石头从量变到质变的一个过渡期。狂热过后大都是沉寂,一个时期的驻足、思考,会让人头脑更加的清晰、冷静,懂得反思和回首,是成熟的标志,那个阶段,很少听他聊石头了。

谈到思考,我倒是有个比较有效的办法,那就是一个人散步。

当年做IT的销售和项目管理,遇见太多的事情完全不在自己的把控范围之内,老板的意图要落实,客户的态度难左右,每每遇到无法逾越的死结,我喜欢用散步、独处平复烦躁的情绪,冷静的思考。

后来发现,很多事情,在焦灼无奈,走投无路的特定的时期,放下不做,会比任何处理方式都有效,不晓得大家会不会有同感。

往返云南几趟后,感觉星爷介绍石头已经低调很多,内敛很多。什么阳绿、玻璃种等等词汇,在他嘴里早已淡出,在不熟悉的范围,他甚至都不提石头了。

再说回那个莫西沙的黄沙皮,到后来我才感受到是个什么级别东西,这些年去过N多次云南,看过不下几万块石头,也没看到类似的。

几次跟他提到能否找到那个类似的料子,做个标本,除了遭受星爷鄙视的眼神,真的就再也没见过了,哪怕是在别人的手里。

随着石头在他生活中的比重逐步降低,现实再次将星爷拉回正常生活轨道,之前的工作辞掉以后,他居然又开始想着找工作上班。我原以为他就打算以赌石为职业,走上这条不归路。

显然,痴迷归痴迷,但理智还在。他也不认为赌石可以养家糊口,毕竟只是个爱好,而且还是个非常烧钱的爱好,哪怕为了能继续这个爱好,上班赚钱,也是必须的了。

2010年,我已经在公司混到高管,公司集团化发展初具规模,刚好一个子公司招聘销售,星爷受过正统的销售培训,一线工作多年,基本功扎实,为了有稳定的收入,维持基本的生活,我推荐他到公司做大客户经理,又开始重弹追项目、做标书、签单的旧曲,一个圈转下来,我俩戏剧性的又成了同事。

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老祖宗博大精深的文化实在值得我们细细品味,用一生去学习。

这些年殚精竭虑的淘石头,虽然败家无数,但也并非全是坏事。伴随一堆浸满心酸血泪的石头,还有一群同病相怜,志趣相投的石友。

早些年,能玩儿石头的都非等闲,星爷虽然挥霍了不少时间和金钱,但也收获了一群五湖四海、各行各业的朋友,除了石头以外,大家还有很多话题可以交流。

星爷自由散漫惯了,做不了朝九晚五的卡农,尽管公司没人知道他玩儿石头,但他还是不时的往云南跑,时常跟来自各地的石友聚会,一天到晚见不到人。

他的领导比较郁闷,向上时有抱怨,他公司老总是我一个战壕的多年同事,分管不同子公司,关系非同一般,跟我谈到此事,我的建议很简单,销售就拿业绩说话。

星爷在公司做项目有两个特点,一是专挑大项目,二是专挑没资源的项目,小项目一概不管。

星爷的想法简单粗暴,一年磕一两个项目就完成任务,剩下大把的时间才能泡石头。

销售总监的想法简单而不粗暴,把这些难啃的骨头放给他,磕下来有惊喜,磕不下来,嘿嘿,惊喜更大。

事实证明,人这一辈子,每件事情,都会重重写给自己的未来。如果你信因果,信缘分,那就好好检点自己的言行,给自己的未来留点惊喜。

尽管星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但取得的业绩还是令人咋舌。当年跟的几个大项目纷纷落袋,无一不是得到石友的鼎力支持,拿下北京、内蒙、青海几个大项目以后,公司已经没人对他的工作指手画脚了。

很多给他提供项目信息、协助公关中标的朋友甚至从未谋面,逢山开路遇水填桥,一路扶着星爷做上销售冠军的椅子。对这些事情有印象的兄弟,如果你能看到这里,真心感谢当年的信任和支持,有机会在瑞丽一叙。

所以,你说赌石赌的是技术和运气,我说,赌石,其实赌的根本不是石,而是人,是自己的人生,能说通么?

我估计那个时候,星爷也在做未来的职业规划,只是我猜到了故事的开始,完全没猜到故事的结局。

他的抱负不是做一名精英的职业经理人,也不是做公司创业,更不是开个赌石馆,他的想法,那是让人相当的惊诧。

不走寻常路,星爷总是这样。不知从什么时候,他开始梦想成为一个韩寒那样的写手,步徐军的后尘,专门写赌石故事,写他关于赌石听到的,看到的,遇到的故事。开始在网络上写,有了名气后再考虑出版发行。

期初我以为这只是他的突发奇想,后来发现他还是经过认真考虑,并且时间不短了。为此做了很多调查准备工作,有些已经比较细致。

这其中最让我期待的,当属他把我规划成未来的经纪人,打理他的专著销售。经纪人?经纪人是不是也算名人呢,能不能也有一群粉丝美眉呀,想想都激动。。。

我一再追问他怎么会有这样品位超群,很不靠谱的志向,他也懒得详细解释。断断续续的交流里,我知道他接触赌石,是源于一次云南之旅,结识一个缅籍华人,好像姓张,一个看了半辈子石头,眼睛几乎已经失明的老头。

而且认识张老头,比我都早。

他很少提及这位张姓大神,而且这老头因为眼睛问题,也基本不再看石头了。

从他的描述,在我的脑海里,这位大神应该是精神矍铄,深居简出,不善言谈的轮廓,几杯酒下去,倒是喜欢讲些赌石的陈年旧事,这性格跟星爷颇有些相似。

从那个时候起,他对这样的故事,已经开始着迷。看了江镇诚、徐军这些大师的书以后,书写同样传奇的种子,也许早已经种下了。

那几年星爷石头买的少了很多,但往来瑞丽、盈江的频率却不降低。带上烟酒特产,一去就是十天半月,只是不怎么往回带石头了。

因为工作越来越忙,出差越来越频繁,虽然是一个集团公司,交流、见面却少了很多。

说说我切的第一块石头吧。自己切的第一块石头,纯属心血来潮。

尽管跟星爷相处多年,断不了听他谈论石头,但始终对赌石丝毫没有概念和兴趣,加上越来越忙,工作量越来越大,不是在外面出差就是应酬,除了工作,原有爱好都无瑕顾及,更别说开辟新的爱好。

那几年,公司正在实施一个部委单位布局全国市场的网络系统,我全面负责这个项目的实施,大半年的时间都在外出差,两天换一个地方,一次连续好几个,每天早晨在宾馆的床上一睁眼,先要判断自己身处的是哪个城市。

本人烟酒不沾,非常不喜欢应酬,也不喜欢各种娱乐,那个时期,所有的业余时间,都奉献给了著名的网络游戏——魔兽世界。

跟赌石一样,进入魔兽,星爷也是引路人。

那是魔兽的70年代,我们在雷霆六区驻扎,星爷是人类法师,我是人类圣骑,诞生在艾泽拉斯北郡修道院的那个安静的夜晚之后,我们就一同开启了魔兽世界的旅程,对我来说,跟星爷聊魔兽的兴趣,比谈赌石高的太多太多了。

短暂的满级之路之后,就是漫长的刷战场、刷副本、刷金团。星爷的法师号当时也是本区的明星指挥,经常带领团队鏖战奥山、阿拉希、太阳井,有他罩着,我的菜鸟圣骑很是荡漾。

某个周五晚上,星爷照常来找我刷战场,提了一个厚厚的无纺布袋子,进门往脚下一丢就开始魔兽之旅。

写到这里,勾起无限回忆,真有开贴写魔兽之旅的冲动。

比起赌石,艾泽拉斯的吸引力似乎更大,远比石头更加斑斓,跌宕。多年以后,当我们回首往事,印象最深刻的,就是跟朋友在一起的时候。

临走的时候,他说袋子太沉,懒得拿了,就先放我这里,有时间再说。

我打开看了一下,有一个机器(后来知道那是个吊磨)和几块黑乎乎的石头,没多看,用脚推到电脑桌下。

第二天上午,又开始混G团,星爷不在,自己公会也没人组织,就打打野团,打过G团的人都知道,漫长的喊人、等人。。。百无聊赖。

等人的空挡,在Q群里瞎逛,无意间看到一个赌石群里各种晒货,各种互评(那个时候的Q群很干净,基本没有现在这样无脑刷广告的),气氛相当火爆。

猛然想起电脑桌下那一袋子石头,星爷玩儿石头这么久,是时候考察考察他石头的品质了,一丝狡黠的笑容划过嘴角。

我决定把星爷那几个石头发群里晒一晒,看看别人是怎么评价的。

翻了一下那个袋子,居然还有个手电,意外惊喜。不过石头就很让人失望了。

大大小小一共4、5块石头,大块头的几个基本都是去皮的去皮,切开的切开,混混沌沌,肉也看不清(当时完全不懂),只有一个小石头还没怎么动过,只是个头太小,感觉晒的不过瘾,镇不住场。

不管怎么说,好歹有个晒的,抄起那块石头,手机拍了几个图片就发群里了。在群里人的指导下,还拍了几个打灯的图。

群里一通评论,都说种比较老,有的说冰种,有的说糯种,还有说变种。当时对这种专业词汇概念不多,群里一哥们单密我说擦开看看,揭晓答案。

好奇害死猫,当时就想给这石头来一刀,看个究竟。况且手头还有现成的设备,几乎没怎么思考,就决定把石头擦了。

那个机器没见过,也不会使,给星爷打电话,居然没人接,只好先搁一边继续魔兽。一个G团还没打完,星爷的电话就来了。

他刚跟球队朋友踢完球,要去打牌,问我啥事儿。我问你那个机器怎么弄的?我看你袋子里有个石头没弄完,帮你搞搞?

他应该是愣了一下,随后说了一句,搞吧。简单跟我说了一下吊机的注意事项就打牌去了。

拎着那个袋子走进卫生间,简单做了些准备工作,插上电源,试了两下踏板,钻头嗡嗡作响,很给力的样子,一股兴奋涌上心头。

看着容易做起来难,钻头嗡嗡作响,不见石头皮壳变化,没想到石头的皮这么硬,圆圆的握在手里还不断的打滑,几次还擦到拇指,很快就没有当初的那股兴奋了。

被钻头打过的地方,更加模糊,还不如之前清晰,根本没法儿判断种水的状况,耐着性子又磨了一阵子,折腾了一个多小时,有些累了,往旁边一堆,吃饭去了。

处女擦就此结束,完全没什么别人说的那种惊喜、兴奋,连继续在Q群里晒图的冲动都没了,直到后来星爷过来取东西,看了看我擦的那块石头,点点头说,还不错(也不知道说的是擦窗的技术还是石头的表现),拿去做点东西吧。

星爷还特意给我留了一个手电。我也隔三差五用手电照照,但始终窥不透其中的奥秘,引不起任何兴趣。逐渐那个石头沦为儿子的玩具。

那阵子刚好有个东北朋友送了一箱榛子,那个石头中间被我用钻头打了个小窝,不知儿子怎么发现的这个功效,每次吃榛子就放在那个小窝里,用个小锁头轻轻一敲,刚好皮壳裂开,伤不到肉。

吃榛子神器,也算是物尽其用了。

那块石头在我这里放了2个多月,有天星爷打来电话,我有批料子要发广东加工,你那个石头要不要做点东西出来?

拿去,拿去。

尽管对赌石没有丝毫兴趣,看到成品的那一刻,感觉还是蛮震撼的,翡翠赌石到成品的概念立刻就建立起来,而且很清晰,很少有人能拒绝翡翠那种通透、灵动的诱惑,比起其貌不扬的原石,成品显然直观的多。

一共做了好几个小东西,一个龙把件,一个白菜挂件,还有一个凤牌。凤牌的种最好,到冰了,还飘点花,龙把件也到糯冰,白菜就算糯了。

凤牌、把件都已经送人,剩下那个白菜我老婆喜欢,一直放着。

有图有真相,这就是那块原石。

这是做出的成品。

凤牌的种水最好,还飘点花,可惜被同事抢走了,没来得及拍照。

有变化的人生,才最富戏剧性。偶然的一个因素,就能撞开人生拐点,带着你向另外一个方向前行。

我觉得人生没办法完全把握,太过精密的设计和放任的随遇而安,都会让你身心疲惫,越活越累。

相关标签:翡翠 赌石
+1448
如您发现本站有任何违规或者侵权的地方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酌情妥善处理。
( 沪ICP备11050319号)    @1997-2017爱玉珠宝网
关闭

扫描下载爱玉网App

扫描关注爱玉微信